Monday, December 31, 2018

希望2019

希望2019,一切都好好的!
亲人好好的,
朋友好好的,
爱人好好的,
孩子好好的,
身体好好的,
心情好好的,
日子好好的!

Wednesday, December 5, 2018

友誼23

人生有多少個十年?至少我們都經歷了兩個十年。

沒有多少個可以真正談心得朋友,曾經有一個,可是,她已走了。時間真的過得很快,就這樣,她已經走了五年了。

有些朋友,只能say hi bye, 其實都不算叫朋友;

曾經的孩時朋友,上了中學後,逐漸疏遠了;

曾經的中學朋友,有些雖還保持着聯絡,曾經很努力的想要把大家的感情一直保溫下去,可是,只有一方的堅持是不夠的,感情還是慢慢地,慢慢地,變淡了。。。

大學的朋友,雖然大家在不同的地方,所幸的,還是有保持着聯絡,得空時都會在chat group“吹水”一番,八卦一下其他人的事。。。

我的朋友,十根手指可以數完。老媽常說為什麼你都沒有朋友的?真正的閨蜜好友,不需要多,像你說的,只要大家彼此有需要的時候,無論身在哪裡,只要回頭,就能找到對方。



你說:有一种好朋友,各自有各自生活,但无论在哪里,只要有需要的时候,一回头,就能找到对方。
友谊23万岁。

p.s:這麼感性的話,所以我要記下來。

Sunday, October 1, 2017

女儿成长记~诗歌朗诵


女儿:妈咪,老师说要我们背这两“个”。

一看,哇,是古诗咧!连自己都不会背呢!教她背的同时,自己也学会背了。原以为是老师额外教他们背的,原来是要比赛的。选了四个学生参赛,女儿是其中一个。原以为只是在学校比赛而已,昨天到场时才知道是由九间
学校的学前学生一起参赛,共有六十六位学生。人人有奖,拿到个优秀奖,皆大欢喜。



每次有“大日子”的前夕,女儿总会有状况发生。上次运动会前三天,发烧不退,没得参加;去太平游玩前三天,又突然发烧,当天还是带着药水一起去以防万一;这次呢,昨天比赛,星期五那天就突然咳嗽起来。幸亏上台朗诵时,每讲两个字就咳嗽两下!呵呵~比赛完了,又没听到她咳嗽了!她是不是有“大日子”前就有过度紧张或过度兴奋症啊??

妹妹的记忆

妹妹:一个人是否有教育决定了一个人的未来好与否。还好自小在妈妈的鞭策下,才有今天的我们。

我:妈妈有“鞭策”我们吗?记忆中,妈妈从来都不管我们读书读到怎样的喔!

妹妹:谁讲没有??自二年级开始到五年级,每当拿成绩册时,我就会怕怕!名次稍微退步了就会中打!

我:有吗???? 我记得妈妈没有因为成绩而打过我的喔!没有啦!(我再次强调~~)一年级时我考第十名,没有打啊!至于二年级和三年级时考一二名,也没有啊!四五级是还是在三名之内,到六年级时考到第六名,也没有中打啊!

妹妹:谁讲没有?虽然我也是考三名之内,但只要名次一退步,就会中打咧!到六年级时我跌出三名外,幸亏那年没被打!

我:真的有吗?我怎么都没有印象你有中打的?

妹妹:妈妈虽然平时不会管我们是否有读书,拿成绩册那天才会跟你慢慢算账的。你啊!勤劳到要死!每次一看完七点的戏时,八点就准时拿出书本来读,搞到我那时一心只想找朋友玩都不可以!只好跟着你拿书出来“读”。

我:我有这么勤力的吗?我记得我们都很早睡觉的喔!九点就上床睡觉了啊!

妹妹:有啦!妈妈每次都骂我怎么不学你?!懒惰到要死!就只顾着玩!还有。。。到中学后,每次我跟朋友出去玩,妈妈都不准我去!每次都骂我,做么不像你这样好好的待在家?!而你要跟朋友出去玩,妈妈就一定二话不说恩准你出去!

我:因为妈妈怕我嫁不出,没人要,所以就给我出去玩,好让有人能“看中”我!哈哈!

妹妹:不是啦!妈妈是看你平时都没怎么出去,所以你说要出外她一定准你的;相反我因为时常“烂街”,所以她就不准我出这么多次。

~~~~~~~~~~~~~~~~
听完妹妹说后,那一刻我就决定要写来把这段记忆记下。怎么在我的脑海里完全没有印象呢?很多儿时的记忆都渐渐模糊了,有时候反而妹妹都还记得而我却完全忘记了!甚至有时候和长辈谈天说起想当年时,我才记得有过这么一回事!还有五年才四十嘛,这么快记忆衰退了??要补脑补脑了。。。。。。

Sunday, July 9, 2017

我们的福气

分享一则故事:


鵑鵑原本在美國工作,公司給她的待遇很好,再加上單身,生活過得很逍遙。

前一陣子她住在臺灣的母親罹患腦瘤,開刀後復原得很慢。
鵑鵑立刻請調回臺,找了間公寓,把母親接到身邊就近照顧。

鵑鵑不是家中的獨生女,上有大姐,下有弟弟,但是只有她放棄原本的生活,承擔服侍母親的責任。她大姐偶爾給她一筆錢,當作是孝親費,此外很少露面,更別談關心自己母親的現況,好像出點錢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把母親推給妹妹。

我們這些鵑鵑的朋友看不過去,紛紛提醒她要找大姐和弟弟談清楚母親的事。 鵑鵑保持她一貫的優雅從容,靜靜的說:「照顧媽媽是我的福氣。 」原本為她打抱不平的我們,聽了這句話,頓時沉默起來。

難怪從來不曾聽她抱怨,自認享有「福氣」的人,怎麼會向人訴苦呢? 她總是耐著性子尋找適合母親的飲食配方和復健機構,珍惜與母親相處的時光,鵑鵑忙著張羅都來不及了,哪有閒功夫喊累叫煩哪!

在鵑鵑細心打點下,病情不大樂觀的母親,身體竟一天天好起來,母親想要康復的意願也啟動了,甚至會離開臥房到屋外走走。 原本令人覺得沉重的擔子,因為鵑鵑懂得惜福,居然化作豐盛的禮物。

現在鵑鵑成了大家的強心劑,每當我們遇到困難,或者受了委屈,習慣性的退縮、放棄、抱怨或指責別人時,總會想起她的話。 在我們這一群朋友中,開始流行一種句型:「 能多做一點是我的福氣。 」

「孩子不聽話,耐著性子引導他是我的福氣。 」 「擠公車沒位子坐是我的福氣。」

說這些話的時候,我們多少帶著點自我解嘲的意味,有時也是開玩笑,但不知不覺中,我們看待周遭人事物的態度有了明顯變化,原來好福氣也是會傳染的


~~~~~~~~

多年前曾写过的一篇文章:我的福

再次很有感慨的并想起了自己九年前曾写下的。。。

老公的哥哥车祸,在icu躺了一个月,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可是并不适合把他放在疗养院休养,因为他得了创伤后遗症,需要家人的陪伴才行。姐姐得做工,早出晚归,住在吉隆坡的二哥二嫂也是如此,所以唯有把大哥载过来怡保由我们照顾。

照顾病人的确不容易,要有千分的忍耐和耐心。。。虽然我好像帮不到什么,我只能负责煮照顾饮食,辛苦的是老公。这次我以旁人的身份把一切看在眼里,想起了很多,也感触良多。他人问:平时要照顾四个孩子,教书和煮饭,你怎样兼顾得来?跟老板娘辞职了,周末不用再出外教书,这样老公就能放心去工作,两人轮流看顾。走一步算一步,总要两公婆一起分担,熬过这段时间。老公比我更辛苦,我能做的只有和他一起扛下这担子。。。